<
货源生态圈有海量的微商货源,淘宝货源,各大地区批发市场,近千种优质一手货源供您选择!
货源生态圈唯一网址:www.mingluba.com,客服唯一QQ:2537158184,开店经验QQ群:633173184。

免费发布信息,让更多人找到你!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精彩课堂 > 微商资讯 > 女人做微商的浪漫故事

女人做微商的浪漫故事

发布时间:2018-12-03 来源:未知 发布者:货源生态圈
详细信息
原文标题:女人做微商的浪漫故事

接触过明媚的人都清楚,这是个微商。可她始终抗拒这种身份认定。在她嘴里,自己干的叫“事业”。实际上,她心里也如此笃定。对于自己的“事业”,她的虔诚不难看出。
女人做微商的浪漫故事
1、明媚年纪三十出头,多年前被渣男欺骗,短婚闪离。好在有几分姿色,生过一胎女儿的身段也未走形。学历固然拿不出手,不过浑身女人味足足的走出去干事业,是她依仗的自信来源。
 
明媚卖的货主要是某种号称源自日本的酵素,据说配方清奇,包装带有某种仿 MUJI 风格的小清新感,闻起来一股大蒜陈醋烂番茄的黑暗料理味儿,捏着鼻子喝下去须臾之间就能令您排出酸酸臭臭的宿便,从而达成解毒养颜的功效。想想这种生化指标不明的液体灌下去,到底是什么机能发挥作用真是不清不楚。喝碗放了一礼拜的豆汁儿兴许也有等量齐观的效果?
 
囤了一屋子货的明媚说她自己就没少喝。“您看,我的皮肤这么好,就是常年喝这款酵素的功劳!”这是她兜售推销时经常用的套路。实际上,翻看过去几年的照片,未踏入这个“事业”前的明媚皮肤本来就白里透红。
 
明媚离婚前在北京东部租房住,始终在常营一带打转。如今独自带着女儿租住一个老式公寓,客厅、卧室甚至厨房都摞着一箱箱的酵素,摆设寒酸而凌乱。这也导致她很少开火做饭,炒饼炒饭凉皮肉夹馍地对付着。女儿到了上小学的年纪,但是因为常年没有正当职业,办不齐“五证”,不符合非京籍上学的要求,只好托人送到河北的民办学校过渡着。因此,女儿每个月大部分时间并不和她生活。某种程度上,她现在算半个单身汉。
 
牵挂少了,射手座 A 型血的她又不是坐得住的人,每天晚上十一点过后才回家,早上七点多又出门。陌生拜访、拍照作秀、商会雅集、路演推广,忙得是五彩缤纷,具体赚没赚到钱,只有自己晓得。总之,不能排除穷忙族的可能性。
 
大部分业态的微商需要没头苍蝇般乱窜,伺机发展代理商,也就是所谓的下线。而如何拓展,他们这群人是有固定套路和规定动作的。比如,明媚和社区附近的几家快递熟络后,就花点小钱买下他们多余的空白快递单,随后数十上百张填满地址的快递单就会出现在她的朋友圈里。每一张都代表着她的“本日业绩”。配合的动作还有,注册微信马甲,自己给自己多次转账,左手倒右手,晒出转账截图。这些业绩确实能打动一众观者,开始琢磨这件事是不是真得有利可图。
 
千万别觉得这种套路没用。对你我这样的明白人无效,可是众多吃不了苦、不得要领、又做着阶层跃升梦的小镇青年、内退离职中老年还挺买账。明媚的这些招数都是在她被高职同学发展为下线后逐渐完善的。手法捻熟与否全凭个人悟性、想象力和表现力。
 
她租住的小区房型老旧,没有正规物业。而小区南边 100 米则是一处公认的高品质花园小区。于是,虚荣的她无论打车回家还是对外报住址,或者在社交平台上发定位,一律指向那个花园小区。平时她也没少在朋友圈晒自己溜进那个小区的自拍,穿着搭配繁复而过火,姿态分分钟显露出虚构的岁月静好。总之要让人觉得她衣食无忧,并非没有着落的小妇人在慌不择路地盲目折腾事业。
 
明媚有个事业伙伴庞姐,另一个徐娘半老的中年女子,她俩搭伙作秀效率更高。微商们压轴的“恭喜 X 总喜提奔驰”的戏码,她们也玩,只不过不上 4S 店丢人现眼。庞姐教明媚到那花园小区地库里找豪车,盯上几个目标以后耐心蹲守,见到是男性车主就上前搭讪,吹捧托撩的招数用尽,就是为了车主允许她们在驾驶座摆拍照片和短视频。车主们也并非傻子,不过她俩颇有媚术,拍胸脯、搭肩膀、搂臂弯,只要能哄得车主拿出雅量与耐心让她们拍车,姐俩豁得出去。
 
快递单、小区与豪车只是套路的初级阶段,这两年“干事业”的范儿不断升级,工作室、商盟、部落、商学院,各类花头层出不穷。明媚也摇身一变,成了 XX 商学院的院长了。当然,这个商学院有名无实,一无合法注册,二无校舍师资,所有挂着教授、讲师名头的成员都是流窜“教学”的无资质人员。他们频繁往返于各个微商团体间走穴,甲验证乙的说辞与资质,乙证实丙的影响力与业绩。明媚顶着院长的名头乐在其中,干得更带劲了,听着别人喊自己“院长”,感觉自己一条腿迈进了上流社会。
女人做微商的浪漫故事
2、人言饱暖思淫欲。明媚的事业能否令其饱暖尚未可知,然而如狼似虎的年华里,七情六欲依然是很蓬勃的。按理说,以她的媚态姿色,周遭那些男性事业伙伴早就垂涎欲滴。然而不知为何,触及男女情欲,她内心深处却很排斥事业伙伴们。
 
如此看来,明媚也许不是真糊涂?
 
单身汉阿尊是个兼职报关员,平时晃里晃荡没正经事,终日泡在国贸一带,对那片区域的调调,他永远不会腻烦。找阿尊,去国贸就对了。因此阿尊被人戏称“国贸闲人”。他有很多闲工夫用在社交平台上搜各种不可名状的关键词,窥探他人的生活状态。明媚利用微信“附近的人”招徕下线时无意中成了他的目标。阿尊赚钱功夫末流,但是搭讪能力一流。三下五除二,明媚和他在微信上就打得火热。
 
一切荒诞的感情都始于匮乏与渴望。一个号称院长的微商女人,一个自诩国贸雅痞的浪荡子,身处北京边缘群体的两人又有着相投的虚荣脾性,他俩之间的化学反应就太有趣了。
 
阿尊特别喜欢逛大望路的 SKP ,纵然买不起任何奢侈品,依然享受从 B1 逛到顶层,沉浸熏陶于某种自我陶醉的奢靡气场里。明媚说她从没去过 SKP ,阿尊一听来劲了,张罗着周末要带明媚去开眼。明媚有些犹豫。其实阿尊自己想着去过眼瘾,一味撺掇“看看人家的零售格局。对你们做商学院啊零售啊好处多多。里头可是拍照的好地方哟。”一听能在里头拍照,明媚意识到“这是招代理的好素材啊”。
 
SKP 之行让明媚大受刺激,阿尊和她什么也没买,一层中庭的那些奢侈品店耀目震撼,她低头挽着阿尊的胳膊从门口一闪而过,不好意思停留。鼓起勇气摆拍的念头也打消了。阿尊倒是熟门熟路,拽着她来到了心安理得的 B1 ,两人到超市买了两瓶饮料,在食堂找了个座位,一时相对无语。
 
“何苦来呢?俩活屌丝……一点也不享受,活受罪在这里走着遭白眼。”明媚低着头嗔怪阿尊。
 
“感受感受嘛,好歹了解层峰人士的状态。谁给你白眼了?”阿尊喜欢拽大词,“层峰人士”是从一则地产广告里学来的。
 
“哼。层峰人士我又不是没机会见。下周我们商学院就要和 XX 部落联盟在奥体那边开会。部落联盟的酋长们都去。你也来吧。我是 VIP 呢,可以带朋友。”明媚想找回主场的感觉。阿尊这个经常在国贸蹭会的闲人自然也愿意开开眼。
 
转眼到了周末,阿尊如约赶到奥体某酒店。只见大堂内外被各种横幅彩旗包裹。有的上书“百万不是梦”、有的宣示“觉悟比智慧重要”、还有一个特别抢眼“你是下一个霸道总裁吗”。酒店入口处的 LED 显示屏滚动着“ XX 商学院恭贺 XX 商盟无往不利”之类的撩拨人心的口号。
 
阿尊赶到接待处签到,又被礼仪小姐引到一处签字板前,小声叮嘱他边摆出签名的 POSE 边对着镜头微笑。原来正对着签字板的是四五个长枪短炮的摄影师。阿尊这才发现,之前一路走来,自己是踩在红毯上的。“可惜刚才没留意是红毯,走得太随意了。”他正暗自忖度的空档,穿着租来的紫色礼服的明媚摇曳着业余的猫步款款而来。面对闪光灯,明媚似乎迎来了人生的高光时刻,瓷白色的肌肤从礼服里露出,恍惚间让人看到她的一丝峥嵘之气。这一刻,明媚得心应手,她与这种场景无缝对接了。什么渣男、寒酸的家居、蹭豪车,甚至上周在 SKP 里的屈辱心态,都被此刻的她抛在脑后。“我,就是今晚的女王。”这才是她当时的内心写照。
 
两人汇合后,明媚扫了一眼阿尊的打扮,张嘴数落“你也太随便了呀。这是什么场合?你知道多少百亿身家的富豪出席吗?你至少打领带呀!”阿尊随便穿了身廉价的休闲商务装,被莫名其妙说了一通。
 
落座后,阿尊打量起会场,不大的宴会厅满满当当塞了两三百号男女老少。刻意打扮过的女性都穿着各色礼服。男性大多比较随意。但也有几个梳着大油头、西装笔挺的坐在最前排,看上去还算体面。主席台被布置成 T 台状,几个戴着黑墨镜、穿着黑西装、系着黑领带的青年男子两腿略开,并排直立。似乎在等着什么?忽然,一阵沉闷的鼓点升起,宴会厅的侧门洞开,几个穿着夸张礼服的男女鱼贯信步跨上舞台。接着音乐被切换成节奏感强烈的电音,台上所有人不约而同开始用力击掌。台下陆陆续续被带动,开始呼应这种节奏。整个会场陷入某种接近失控癫狂的节律。
 
群体激情过后,明媚和阿尊都有些恍惚,脑袋也有点晕乎乎的,不知是不是刚才操作过猛导致。总之,阿尊随后的记忆都不太清晰了。只记得台上台下从头到尾洋溢着浓浓的自信。几个号称部落酋长、主席、理事长的中年油腻男轮番登台亮相。大屏幕也配合着打出各种夺目的内容。什么年息 20% 、复利赢天下、什么覆盖七千万消费者,牛气熏天的骚话一句赛一句。
 
熬到散场,场面顿时乱糟糟的,各色人等一哄而上,搂定号称来自五百强、上了富豪榜的层峰人士们合影。作为 XX 商学院院长的明媚显然不是初来乍到。她迅速拉着阿尊牢牢霸住讲台,摆出一副对着话筒深情演讲的样子,嘴里喃喃有词。“快给我拍呀!注意别拍到后头的人!”明媚着急地嚷了起来。阿尊麻利地配合摆拍,一气呵成。明媚仔细端详着手机里的自己,知道今天没白来。连修图都顾不上,连发几个朋友圈。还不忘附上这个老牌五星级酒店的定位地址。
 
这次活动,两人形影不离,关系一下亲密了不少。散场后,阿尊觉得火候差不多了。他叫了辆比亚迪的快车,护着心潮澎湃的明媚回家。
 
“还在兴头上呐?”与明媚并排坐在后座的阿尊揶揄起来。其实他不糊涂,活动间隙上网一搜就晓得那些所谓的大佬根本就是无名鼠辈。至于人家怎么搞钱、甚至搞没搞到钱,他倒一时没想通。不过,此刻的阿尊心里装的都是明媚。今天明媚生机勃勃的样子,越看越顺眼。他盯着明媚礼服上缘隐约露出的那抹春色,心里瞬间掠过一丝抑制不住的渴望。
 
“要不今晚去我那儿吧。我们再总结一下。”阿尊颤悠悠地鼓足勇气说出了口。
 
“改天吧。我还得回家工作呢。”明媚依然沉浸在会场内的劲头里。
 
既然玻璃纸已捅破,不在乎一时了。阿尊咽了咽口水,压了压心头的火苗。
女人做微商的浪漫故事
3、盛会之后的几周,明媚不知道忙什么,老躲着阿尊不见。阿尊每天有事没事就发微信勾搭对方。可是明媚就是不接茬,似乎忘记了“改天吧”的承诺。阿尊被生生吊着胃口,着急上火得不行。
 
终于,一个阴冷的下午,明媚开恩答应赴约了。得到垂青的阿尊激动地直哆嗦。可是,自己租住的地方在廊坊大厂,一来一回太浪费春宵了。阿尊小心翼翼地询问可否开房。没想到对方也爽快答应了。阿尊在大众点评上搜了又搜、比了又比,最终选定一家东南三环的情侣酒店。看照片,房间里有圆形浴缸,猩红色的心型大床,是个大战三百回合的好去处。
 
阿尊先到房间。明媚迟迟没有现身,说是找不到地方。他又不好催得太紧,灵机一动,分享了定位。阿尊紧紧盯着定位,眼看猎物一步步靠近自己所在的大楼。突然,明媚在街角停了下来,这一停就是十几分钟。
 
发生了什么事?阿尊甚至想冲下去看看。电话忙音,对方似乎在打电话?
 
不过还好,最终明媚还是如约而至。敲开房门,阿尊猴急地就要亲热。明媚推开他,要求先到淋浴间冲澡。阿尊支支吾吾暗示希望两人在房间中央的圆形浴缸里缠绵,被她一口拒绝了。
 
 
悻悻地靠在床头的阿尊,隔着若隐若现的红色床幔,死死盯着淋浴间里白花花的明媚直咽唾沫。“功夫不负有心人。没白付出这么多。”美人即将入怀,阿尊心中充溢着梦想成真的征服感。
 
整个过程没有持续很久。可能天气有些阴冷,也可能阿尊太过紧张。总之,明媚的状态也没有被调动起来。仓促完事的阿尊枕着胳膊,望着身旁闭目养神的明媚,心想有初一就有十五,以后有的是表现的机会。
 
忽然,休息够了的明媚睁开凤眼,满脸愠色地盯着阿尊。这一下把他给看毛了,不知自己做错了什么。再一看,明媚的脸蛋也不那么可爱了,甚至有几分狰狞。
 
“刚才我洗澡的时候,你偷拍我了是吧?!”明媚扯着嗓子吆喝起来。
 
“没有啊!绝对没有啊!我怎么可能……”阿尊慌了。这是哪一出?
 
“什么没有?!我分明看见了!你拍了给谁?!你害我?!”明媚腾地坐起身来。
 
“乖乖,我指天发誓!绝对没有啊。我拿着手机是找咱俩办事时的背景音乐……”阿尊明显被唬住了。
 
“你拍了!是不是发给别人以后又删了?!我告诉你!你必须赔偿我的精神创伤!”明媚恶狠狠地叫嚷。
 
阿尊刹那间有些错愕惊恐,难道这是要讹自己?人还没完全反应过来,只见明媚跳下床,从垃圾桶里翻出那个用过的套子,捻在手里高高举着。
 
“这个,是你今天诱骗我的证据!我只是答应你来这里谈事的。我不知道你对我做了什么,我才躺下来的。你还敢拍我照片,想以后长期讹诈我是吧?!”明媚彻底翻脸不认人了。效率之高,变脸之快,阿尊只有呆若木鸡的份了。
 
这件事过去了大半年,阿尊才把原委和经过分享给我。他说最终自己赔了明媚三万块钱,作为私了的代价。我纳闷他为何给钱。阿尊叹了一口气,“原来她上楼前在街角打了电话。让她那破商学院的几个姐妹一个钟头之后轮番加我微信。威胁说她们不怕把事情搞大搞臭,还会来找我面谈。可这本来是你情我愿的事情……我惹不起,我认栽。”
 
“那你和她现在什么状态?”我好奇地问。
 
“彼此早就拉黑了。这女骗子人格分裂!瘟神一般的货色,我躲还来不及。”阿尊咬牙切齿。
 
不过,她那个 XX 商学院并不难找。我顺藤摸瓜混进了她们用于挖掘潜在下线的预备群,群主正是明媚。点开她穿着紫色礼服的头像,只见微信签名档赫然写着六个字:
 
“人不狠,站不稳。”

文:路易十三点 / 编辑:红先森 / *部分图片来自于网络 / 根据真实故事改编,故事来源于专栏作者
本文来源互联网,转载来自凤凰网,如涉及侵权请与本站联系,立即做详情处理。
 
    留言板
    微商推荐
    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微商货源信息均属会员自行发布,如有侵权请与本站联系,立即做详情处理。会员依法应对发布的信息承担全部责任,本站对此不承担任何责任。为保障您的利益,请注意可能的风险安全!
    版权归 货源生态圈MingluBA.Com Copyright © 2015-2018 | Theme 货源生态圈 提供 微商货源 微商代理 | 京ICP备16028456号-3 | 站长统计